2018年3月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 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3月27日报道称,导弹制造商欧洲导弹集团(MBDA)已与英国政府达成一项金额为4亿英镑的“性能维护计划”,该计划将延长英国“硫磺石”空对地导弹的服役期限。这项协议还可能使得英国攻击直升机和无人机能够使用这款武器。

根据该协议,通过软件和一系列其他升级,目前的“硫磺石”-2导弹的性能将得到加强。此外,MBDA还将制造不明数量的新型导弹,补充英国的导弹库存。

图为“硫磺石”导弹图为“硫磺石”导弹

这一“性能维护计划”为英国把这款导弹配备给该国陆军使用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以及英方正在为皇家空军采购的新型“保护者”无人机铺平了道路。英国采购“保护者”无人机是为了替换“死神”无人机机群。

“硫磺石”-2导弹2016年开始进入英国皇家空军服役,其本身就是一个更早版本的升级版。

MBDA在27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为满足英国的作战要求,近年‘硫磺石’导弹得到多次升级。新制造的‘硫磺石’导弹将具备所有这些得到改善的性能。”

王海运

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决定组建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以改革优化援外方式,充分发挥对外援助作为大国外交的重要手段作用等。笔者由此想到多年来我国流传甚广的“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之说及其带来的种种问题。

这一提法是改革开放前,我国为彰显国际主义精神、争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意识形态相同国家的支持,而提出的口号。显然,它是以意识形态上支持中国作为前提条件的,并非完全“不附加任何条件”。但久而久之策略变成了战略,“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没充分考虑国家利益需要,有时当真为之。

这导致我们的对外援助指导思想一度混乱,教训深刻。我国曾勒紧腰带援助过不少“小兄弟”,但结果却常是事与愿违,甚至“兄弟关系”难以为继。这与僵化执行“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存在关联。尽管这一口号近年很少再提,但并未被认真清理。

从世界大国的实践看,任何援助都是在变相施加影响,都有明确的国家利益考量,不可能“不附加任何条件”。西方大国的对外援助实际是干涉被援国内政的“软手段”,目的是建立或维护其势力范围,改变受援国的政策取向和政治生态,尽管有些援助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不能一概否定。

我国已发展成为世界大国,对外援助已成为外交中不可或缺的手段,不能因为“我国还有几千万百姓未脱贫”而拒绝为之。与此同时必须认识到,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对外援助只能量力而行。

我国对外援助强调不能像西方那样附加“政治条件”,但绝非不考虑国家利益需要,而是要能真正“服务于国家外交总体布局”。例如,有利于“负责任大国”形象的确立、软实力的增强,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和各领域合作的开展,有利于受援国家安全稳定、减少我国周边“生乱生战”的危险,有利于两国友好感情的培育、“紧密朋友圈”“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的构建,有利于我国地缘战略利益扩展。

同时,还要注意“加强对外援助的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推动对外援助工作统一管理,改革优化援外方式”。任何对外援助都要经过充分论证、力求做到每一笔援助效益最大化。要坚决避免外援决策随意,搞成“面子工程”“形象工程”;避免援助款项给对象国一拨了之,而不跟踪其使用是否符合我援助目的;避免以劣质产品援外,引起对象国反感反弹;避免让援助变成对对象国某个政治集团的利益输送,刺激其他政治势力产生反华情绪。特别要下大力消除对外援助中的腐败现象,防止外援物资订购变成某些主管人员对关系公司的利益输送。(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战略协作高端智库常务理事)

原标题:在海口参与绑架台湾老板,男子化名潜逃20年后落网

3月23日,海口中院开庭审理一起20年前的绑架案。受审的是一名中年湖北男子袁某。

20年前,袁某与同伙将前来海口旅游的台湾老板林先生绑架,并索要400万新台币。绑架案发生2天后,人质被解救,同案的4人先后被抓获。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7年5月,绑架案发生的近20年后,在同案人均已刑满释放后,化名“王春林”的袁某在湖北落网。今年3月28日,袁某涉嫌绑架罪受审,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等待袁某的是法律制裁。

袁某现年46岁,湖北荆州人,高中文化。上个世纪90年代,袁某在海口认识了台湾男子温某。“他是老板,我是马仔”,袁某说,1998年正月十五过后,温某叫上他和王某军等人一起吃夜宵,并提出过段时间一个台湾老板林先生将来海口旅游,让他们绑架林先生索要钱财。温某还将林先生的家庭情况告诉了袁某。

公诉机关指控:1998年初,温某因林先生催其还款而怀恨在心,找到袁某绑架林先生。同年4月20日,温某电话告知袁某,次日林先生乘飞机到海口,要袁带人到机场辨认林,并约定温某帮拿行李之人为林先生。4月21日,袁某纠集王某军等3人到海口机场按事先约定辨认了绑架对象林先生。4月25日,温某告诉袁某其晚上陪林先生等人到新温泉歌舞厅玩。袁某便带一辆事先找好的出租车到新温泉大酒店门前等候。晚上9时许,袁某打手机叫温某下楼,告知其出租车是为绑架林先生而准备的,温给袁200元人民币后返回歌舞厅。袁某即安排王某军三人赶至滨海大道路段截车。当晚12时许,林先生等人从歌舞厅出来,温某便安排林先生及同行的两人上了袁某事先准备好的出租车。当该出租车驶至滨海大道临近海口文华酒店路段时,王某军等3人截停该出租车,强行上车,给林先生戴上墨镜,并戴上手铐,同时让其他二人不许乱动,将3人挟持到袁某事先租好的房间,分开看守。此后,袁某3人多次对林先生进行殴打、恐吓,索要400万新台币。

4月27日,林先生被迫打手机回台湾家里,让家人把400万新台币打到袁某提供的一商场账户。下午三时许,王某以“吴中宝”的名义到该商场欲取钱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随即公安人员将3名人质解救。后公安民警又将王某军、温某等人抓获。

在王某去取钱时,袁某跟随在其身后。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袁某曾以暗号通知王某军等人,让对方放人并逃跑,其自己则逃离了海南。随后的19年,王某军、温某等人均因绑架罪被判刑,后又刑满释放。袁某则使用假名,用“王春林”的虚假身份生活在湖北结婚、办驾驶证、台湾通行证等。2017年5月底,经公安机关网上对比,袁某的虚假身份被揭穿,其在湖北被抓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袁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勒索新台币400万元,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袁某否认知道温某与林先生之间的恩怨,称是受温某指使,否认纠集王某军等人,安排出租车、事先租房、提供账户,也否认殴打林先生等,并称自己交代不要殴打林先生等,此外自己的行为并没有给受害人造成损失,他愿意认罪悔罪,请求法院看在其家庭状况及悔罪态度从轻处罚。

袁某表示,自己潜逃的日子过得并不好,“我父母都80多岁了,我20年没见过他们了”。袁某说因为担心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会被抓,他一直不敢回家,只能用假身份生活。结婚生子后,妻子在家照顾孩子,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念幼儿园,一家四口的生计都是靠自己在外打工维系。袁某在庭审中陈述称自己在逃亡的过程中,自己一直在忏悔,并在1998年8月乘坐中巴时,曾以受害人身份协助警方抓获2名抢劫犯,有立功情节。 

来源:南国都市报

原标题: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推动在全国开展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

近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推动在全国开展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建立常态长效治理机制,

《意见》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坚持专项整治与常态治理相结合,坚持现场执法与科技应用相结合,坚持秩序整治与宣传引导相结合,坚持严格执法与优化交通控制相结合,坚持治理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与治理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相结合。要通过宣传引导先行,推动让行规则社会熟知,宣传曝光不礼让违法典型案例,推动公交车、出租车、公务车等重点车辆带头礼让。

市民在交通斑马线上等待汽车通过。东方IC 资料图市民在交通斑马线上等待汽车通过。东方IC 资料图

《意见》要求坚持常态长效治理,强化日常执法管理,突出重点区域、城市主干路等执法管控重点区域。在治理机动车不礼让的同时,加强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等违法行为治理,并适时组织整治行动。要深化科技应用,推广不礼让抓拍系统,试用闯红灯抓拍警示设备。

同时,《意见》要求各地对所有路口路段进行全面排查,按照《城市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设置规范》(GB51038—2015)、《人行横道信号灯设置规范》(GA/T851—2009)、《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GB14886—2016)等标准规范,合理增设行人过街设施,完善交通标志标线,优化交通信号灯,科学应用右转专用信号、行人二次过街、请求式按钮等控制方式,有效均衡行人、非机动车过街和机动车通行需求。要推动社会共治,协调文明办、团委等部门,开展文明劝导活动,推动建立信用惩戒机制,发动群众共同参与治理,增强社会监督,引导交通参与者自觉守法。

公安部提醒广大交通参与者,机动车礼让斑马线是驾驶人的法定义务,行人、非机动遵守交通信号灯同样也是法定义务,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遇机动车停车让行时,请尽快通过斑马线,共同建设守法文明、安全有序的交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