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推动在全国开展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

近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推动在全国开展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治理,建立常态长效治理机制,

《意见》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坚持专项整治与常态治理相结合,坚持现场执法与科技应用相结合,坚持秩序整治与宣传引导相结合,坚持严格执法与优化交通控制相结合,坚持治理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与治理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相结合。要通过宣传引导先行,推动让行规则社会熟知,宣传曝光不礼让违法典型案例,推动公交车、出租车、公务车等重点车辆带头礼让。

市民在交通斑马线上等待汽车通过。东方IC 资料图市民在交通斑马线上等待汽车通过。东方IC 资料图

《意见》要求坚持常态长效治理,强化日常执法管理,突出重点区域、城市主干路等执法管控重点区域。在治理机动车不礼让的同时,加强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等违法行为治理,并适时组织整治行动。要深化科技应用,推广不礼让抓拍系统,试用闯红灯抓拍警示设备。

同时,《意见》要求各地对所有路口路段进行全面排查,按照《城市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设置规范》(GB51038—2015)、《人行横道信号灯设置规范》(GA/T851—2009)、《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GB14886—2016)等标准规范,合理增设行人过街设施,完善交通标志标线,优化交通信号灯,科学应用右转专用信号、行人二次过街、请求式按钮等控制方式,有效均衡行人、非机动车过街和机动车通行需求。要推动社会共治,协调文明办、团委等部门,开展文明劝导活动,推动建立信用惩戒机制,发动群众共同参与治理,增强社会监督,引导交通参与者自觉守法。

公安部提醒广大交通参与者,机动车礼让斑马线是驾驶人的法定义务,行人、非机动遵守交通信号灯同样也是法定义务,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遇机动车停车让行时,请尽快通过斑马线,共同建设守法文明、安全有序的交通环境。

原标题:让英美头疼的“叛徒”国家,出现了。。。

相信大家都听说了:这两天,整个西方世界都在遵照美国和英国的要求,一股脑地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而英美两国之所以会对俄罗斯采取如此激烈的行动,是因为英国指控俄罗斯政府派人在英国境内用剧毒袭击了一名叛逃英国的俄罗斯间谍。俄罗斯方面对这一指控的强烈否认,以及要求英国拿出证据的态度,更是进一步激怒了英国及其背后的美国。

于是,英美两国便要求他们在欧洲的盟友立刻赶走俄罗斯在这些国家的外交人员,希望用这种“心理攻势”让俄罗斯屈服。

可尴尬的是,还没等俄罗斯说什么,英美及其盟友却发现他们的队伍里已经先出现了“叛徒”……

比如奥地利。这个位于中东欧地区的西方国家,不仅没有像其他欧洲国家那样迅速应英国和美国的要求赶走俄罗斯的外交官,还坚定地抵制了这一做法。

该国年仅31岁的“80后”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更是明确表态说奥地利是一个中立国家,希望做“东西方交流的桥梁”,不想对莫斯科关闭沟通的大门。

但或许是因为觉得奥地利这位出生于1986年的“小鲜肉”总理是个好捏的“软柿子”,目前多个“西方阵营”的国家都在轮番斥责奥地利的做法。

其中瑞典的前外交部长就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警告奥地利说:这不是一个欧盟国家应有的姿态。

他甚至还逼奥地利必须在是成为“西方的一部分”还是当“沟通东西方的桥梁”间做出选择。

而如今已经去欧盟高就的一位拉脱维亚的前外长更是挖苦说奥地利对欧洲开了个“很烂的玩笑”,并指控奥地利一直都在忤逆欧盟的政策。

目前,根据美国“彭博社”的报道,在以美国和英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中,已有超过20个国家驱逐了俄罗斯派驻这些国家的外交人员。

然而,根据俄罗斯媒体的报道,除了奥地利还有10个欧洲国家并不想盲目地被英国和美国乃至欧盟牵着鼻子走。

这些国家包括瑞士、斯洛伐克、希腊、保加利亚、塞浦路斯、卢森堡、马耳他、葡萄牙和斯洛文尼亚、比利时。而且这些国家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他们想先看到英国人拿出[证据]证明俄罗斯人确实有责任,然后才会行动。

当然,他们表达这个观点的方式还是很委婉的,比如希腊总理就说,“我们会与英国和英国人民站在一起,但我们也希望先进行调查哈”……

遗憾的是,这些不过是渴求一个事情真相的国家,还是很快被亲英美的西方媒体扣上了一个“俄奸”的大帽子…。。

毕竟,人家英美要的可不只是[真相]……


▲图片来自@昵称是马甲家的大学生▲图片来自@昵称是马甲家的大学生

原标题:重庆小伙新婚后查出白血病妻子失联,他想要回彩礼钱救命

刚过去的这两个月,重庆巫溪小伙小江(化名)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人生。

领取结婚证次日,他突感身体不适,一查竟然是白血病;百万元的治疗费对于他这样的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祸不单行,在确诊后不久,新婚妻子离他而去并失联。

“我本来也是想等做完第一期化疗,就跟你做个了断,虽然我很希望你陪着我走完最后这段路,但是你还年轻,不应该被我拖累……”小江本有很多话对妻子说,但现在只剩下一个卑微的愿望:希望岳父母一家能够退还彩礼钱,用于救命。

领证次日

29岁小伙被查出白血病

小江今年29岁,是巫溪县菱角镇桐岭村人。

小江的妻子小萍(化名)是邻村的,比他小五六岁。去年年初,两人经媒人介绍认识。随之,两人分别在江苏、浙江打工,开启了“异地恋”。

去年年底,两人的关系获得双方家长的同意。今年2月3日,也就是农历腊月十八,两人办了婚礼,并于两天后领取结婚证。领证次日,小江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发烧,皮肤发白,开始以为感冒!”最初他在当地诊所吃药,随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感冒,病情迅速恶化。

随后,小江来到位于万州区的重庆三峡中心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小江最多活三个月!这种病,只有做骨髓移植一条路,费用“要至少准备100万元”。

如此巨额的费用,对小江一家来说,是一笔大数目。

小江微信截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除署名外)小江微信截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除署名外)

住院期间

新婚妻子玩失联无音讯

“刚开始(患病)的时候,(妻子一家的反应)还比较正常。”小江说,自己生病以后,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来看望、陪床。

“发生这种事,对双方家庭都是极大的不幸!”小江在了解自己的病情以后,他感受到了岳父母一家的情绪变化,也有过“离婚,不拖累女方一家”的想法。

入院后不久,岳父母称回巫溪借钱给小江治病,从此一去不回。据多方了解证实,岳父母携家人去了广州。此后,小江发现,自己打电话,岳父很少接,“打电话、发短信的次数多了,他们才回一条信息。”

按照当地风俗,小江是入赘到女方家,婚后生活,他本该是跟女方家在一起过的。根据最初的计划,开年后,他将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

小江没有想到,岳父母的出走,只是对他的第一波打击,第二波打击接踵而来:3月2日,小江的第一期化疗还没做完,新婚妻子小萍说要回家拿衣服,从此失联。

“打她电话也不接,后面直接把我电话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

截至重庆晨报记者发稿,小萍已和小江失联25天。期间,只回过小江一条信息:“3月4日的时候,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她要在屋头(巫溪)耍几天。此后,便音讯全无。”

小江的病情诊断书。小江的病情诊断书。

入赘成空

他向女方讨要彩礼治病

小江被确诊为白血病时,他哥哥已外出打工。听说弟弟的病情后,哥哥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岳父母一家出走后,小江的哥哥找到小萍家的村委会。“我们托人问话,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男女双方就“离婚”和“退彩礼”细节未达成一致意见。

结婚时,小江东拼西凑借了10余万,给了女方家。他的父亲几年前因为脑溢血离世,家底本来就为治病掏空了,全靠自己打工的收入,条件实在艰难,希望能够退回彩礼钱,用于治病救命。

3月26日,小萍的父亲也向记者证实了“离婚”和“退彩礼”的事。小萍父亲说,他已经为小江治病垫付了两万余元的医疗费,并不是不管小江,而是自己能力有限,“只要挣来钱,都可以给他治病”。

在离婚退彩礼的事情上,小萍父亲说自己愿意退彩礼钱给小江,但“先得把婚离了”。

村干部介绍,调解时,双方就是在应退彩礼的金额上发生了分歧。女方觉得男方要求的金额太高(10余万),“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男女双方对“应退金额”和“是否有能力支付”都持不同意见。

小江的家人陪伴在他的病床前。 受访者 供图小江的家人陪伴在他的病床前。 受访者 供图

意见不一

双方将以诉讼了结此事

截至发稿,小江的哥哥已委托律师,将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小萍父亲也愿意走诉讼程序,“法院怎么判,该我做的,我都会做。”

小萍父亲说,女婿身患白血病,自己实在是无力回天。“说个要不得的,如果是其他病症,就算是缺胳膊少腿,我们也不会这样(选择离婚)”。

记者试图联系小萍,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发的短信也没回复。小萍父亲也联系不上女儿,“年轻人怎么想的,我们老辈子不清楚。”

小萍父亲还说,自己到广州“工作不好找,刚开工又要押一个月工资”,他是愿意出钱给女婿看病的,几天前,他给小江寄了2000元钱。为了给小江看病,小萍父亲带着七旬老母“流浪”,还在上初三的小女儿也被迫“失学”。

对于小萍父亲的说法,小江的家人并不认可。

“他说话多么好听,可是实际上他就是在逃避,不解决问题。”

“有没得钱,他(女方)心里有数,我(男方)心里也有数!”小江哥哥说,女方在镇上买了一套二三十万的房子,小江的彩礼钱,就投入到了房子里。小江家人觉得,女方有支付能力,而且把彩礼钱退回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今,女方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觉得要退的彩礼钱有点多,想一走了之。

如今,小江在爱心筹平台求助,才凑足了第一个疗程的诊疗费,“如果不是网友的爱心,我连第一期治疗都没法做。”

“不管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但是……”小江说,自己“退彩礼”也是迫于无奈。他本就没有想为难妻子,还是希望好聚好散,希望彼此多一份体谅。

众人说

女方应该退彩礼给他治病

我认为女方应该退彩礼给男方,不管离婚与否,这笔钱关系到男方救治,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他们才结婚不久,但是在这种紧急关头,女方还是应该退彩礼给他治病。毕竟他们结婚没多久,女方现在离婚还有其他选择,但是男方只有治病这一种选择。

重庆文理学院学生孙小青:

希望对女方多一丝理解

其实女方也是受害者,站在女方的角度,她之前已经给男方垫付了两万的医药费,现在又要把彩礼退给男方,对她家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也挺不容易的。而且他们也没什么感情基础,结婚也并不久,生活所迫,希望大家对女方多一丝理解。

南岸区市民刘女士:

两家人不必将关系弄僵

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把两个家庭的命运联系到一起。在突发的重病、巨额的诊疗费面前,都挺不容易的。何必为了这点彩礼钱,关系弄得如此之僵,如果我是女方的立场,我宁愿借钱,也要把男方的彩礼钱退了,还尽量多争取点钱给他,毕竟,那是一条命啊,那也是你宣誓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啊……

[律师说]

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继才:

女方于情于理都该退还彩礼钱

如果未办结婚证,则双方未结婚。此时男方突遇重大疾病,需要大笔金钱进行救治,女方不愿意再同男方结婚或共同生活,这也能够理解,但女方有义务返还男方之前所给的彩礼。其法律依据可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二)有关返还彩礼的规定。

如果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那么从法律上,妻子有义务为丈夫治病。

当然,如果双方仅仅结婚几天丈夫就患了不治之症,要求妻子尽全部义务进行救治也似乎勉为其难,超过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负担。有一句法谚叫“法律不强人所难”就是这个意思。

此时妻子如要求离婚,也可以理解,但因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很短,而男方婚前支付的彩礼较多,此时又急需用钱治病,否则就难以生存,那么女方也应返还彩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时,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 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 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 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也就是说,如果双方已办理结婚证,男方要求返还彩礼,应当以离婚为条件。

因此,本案中或者日常生活中,不管双方有没有办理结婚证,女方都应当返还彩礼,用于男方治病,这既是法律的规定,也是最基本的道德要求。 

原标题: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下去,谁最受伤?是它们

美国总统特朗普27日发推文表示,正与多个国家就贸易问题展开对话,并表示最终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3月8日,特朗普签署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的贸易备忘录。此后美国不断通过给予“豁免国”地位的方式,试图换取别国在贸易谈判中的主动让步。韩国就于北京时间3月26日同意进口更多美国车、削减自己的钢铁出口,从而获得了美国钢铝关税的豁免。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签署总统备忘录。当地时间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签署总统备忘录。

而特朗普在北京时间3月23日签署的对华贸易备忘录是否也是迫使中国在贸易谈判中作出让步的手段之一? 2018年以来,从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设限,到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税,再到公布301调查结果,宣布对进口自中国约600亿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对华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变本加厉。

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两国贸易摩擦持续下去,不仅有损两国利益,对于世界经济发展也将产生影响。而其中,最受伤的或就是美国跨国公司。

和中国做生意,美国真的吃亏了吗?

对于美国在这一时期十分高调的公布301调查结果的目的,有观点认为,深层次原因是,特朗普可能希望通过设置贸易壁垒的方式来缩减美国的贸易逆差。从特朗普此前的观点看,他始终把贸易差额看作是将美国的国内就业转移至国外。但中信建投近期发布的一份分析中表示,美国的贸易差额在某种程度是结构性的,是建立在美国凭借其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维持低储蓄率的结果。 如果贸易摩擦最终的结果是实现了美国的进口减少进而缩减逆差的话,其很有可能伴随着的就是美国经济的衰退。

而在与中国做生意的过程中,美国也并不会因为这样的贸易逆差而吃亏。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价值链中,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总体上双方互利共赢。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7%来自外资企业,59%来自加工贸易。中国从加工贸易中只赚取少量加工费,而美国从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利巨大。

美方通过大量进口源自中国的低成本劳动密集型产品,事实上大大降低了美国人的消费成本,提升了“消费者剩余”,这也是改善了美国消费者的福利,在宏观上也有利于美国抑制通货膨胀。

这一点在美方的数据上也是有所体现的。据美方统计,2012―2016年,美失业率逐年下降,从9.6%降至4.9%,但总体货物贸易逆差却从6909亿上升到7967亿美元。

更何况,在2017年,中国就试图通过与美国签署经贸大单、扩大进口范围、加大国内市场开放等措施缓和与美摩擦,但尚未达到预期效果。

在本次301调查中,美方认为中国政府通过合资企业要求、外国投资限制和行政审查、许可等方式强制美国企业实施技术转让,在美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过程中采取歧视性许可程序,利用投资兼并方式迫使大规模技术转让,给美国造成了损失,不符合美方公平贸易、互惠投资的原则。但中信建投分析认为,事实上,这也是在中美的资本、技术差距缩小的背景下,美国对于中国希望通过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成为制造强国目标的一种遏制,也是对于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核心利益的保护。

资料图:位于纽约中央车站的苹果专卖店。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资料图:位于纽约中央车站的苹果专卖店。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跨国公司最受伤

更别说,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加大,更“受伤”的或许还是美国跨国企业。

有分析就认为,首当其冲的是,美国的苹果公司、波音公司、英特尔公司等企业。据公开数据显示,仅2017年第四季度,苹果公司就从中国市场获得了180亿美元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20%。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近日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就表示,希望所有人把精力放在解决现存的不平等问题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会变得更好。拥抱开放、拥抱贸易、拥抱多样性的国家就能获得成功,而那些拒绝开放、拒绝贸易的国家就可能会失败。他认为,大家通过合作可以把蛋糕共同做大,而不是去争夺一块蛋糕,1+1=3是可以实现的。

苹果的担忧不是没有理由。以苹果手机为例,在中国进行组装再运往美国销售,若开始推行对中国进口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型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国内销售的64G的苹果8,将由目前的699美元,涨价至约873.75美元;而PLUS版的苹果8价格则或从现在的799美元,涨价至约998.75美元。

美国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征收25%的关税,这将导致美国经济未来10年损失约3320亿美元。随着贸易攻击的持续,美国国内在对华贸易攻击的态度上会更加复杂。

不仅是苹果,还有多位跨国公司负责人在26日闭幕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美国安利公司总裁德・狄维士表示,中美双方唯有相向而行,建立一个双方都接受的贸易规则,扩大市场准入,在合作中改善分歧,在平等协商中探索新路径,才能实现和谐共处和共赢。

贝莱德集团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亦表示,“我不相信贸易摩擦能解决问题,打贸易摩擦是没用的”。他还呼吁特朗普去“看看金融市场,听听市场的声音”:中美两国都从全球化中收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全世界也需要一个更强大的中国和美国,不愿看到前两大经济体爆发贸易摩擦。

德国贺利氏管理委员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凌瑞德更担心中美贸易摩擦冲击全球产业链。他对媒体表示,如今人们生活高度依赖于世界范围内的自由贸易,很多产业链需要各国合作才能完成。“一旦中美发生贸易战,不仅两国不会有赢家,世界其他国家的消费者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德国西门子股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飒则呼吁参与到贸易问题讨论的国家之间应该通过谋求对话和协商解决问题。“全球化促进了世界各地的繁荣,我们应该继续坚持推进全球化,这一点至关重要。”凯飒认为,不应该把缺乏竞争力和不公平贸易混为一谈。对于公司而言,如果缺乏竞争力,需要通过加大对创新和人才的投入才能迎头赶上。(张文晖)

相关阅读: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中方反击

解读分析

事件影响

原标题:“女包公”贺荣任陕西省委副书记

日前,中央批准,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员会主任贺荣任陕西省委副书记。

去年3月,曾长期担任最高法副院长的贺荣空降陕西,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

此前,陕西省委专职副书记由毛万春担任,今年1月,毛万春已调任海南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贺荣有30多年的法院系统工作经验。

她早年一直在北京市工作,历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副处级审判员、正处级审判员、研究室主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正局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

2011年12月,贺荣调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两年后出任最高法副院长、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委员,直至去年3月调任陕西。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任陕西省纪委书记期间,陕西反腐备受关注。

期间,清查了魏民洲系列腐败案,严肃查处西安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赵红专,西咸新区原党工委委员、泾河新城原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李益民,西安旅游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大有,西安市政协原常委、高新区管委会原主任安建利等人搞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系列腐败案。贺荣也被当地媒体誉为“女包公”。

据报道,仅2017年,陕西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25592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6409人,其中厅局级干部91人,县处级611人;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2652起,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851人;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2876起,党纪政纪处分3353人;共有1754个党组织、4082名党员领导干部被问责。

贺荣简历

贺荣,1962年10月生,女,汉族,山东临邑人,1984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二级大法官。

历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副处级审判员、正处级审判员、研究室主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北京市朝阳区副区长(挂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正局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

2011.12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

2013.09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

2013.10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委员

2017.03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2018.01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员会主任

2018.03陕西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员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