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网民“浪人情歌”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

@平安江苏4月9日消息,扬州市民葛某(网名“浪人情歌508”),在参与“钱宝系”集资赔得血本无归后,听信谣言,走上非法“维权”之路,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70余篇含有大量谣言和虚假信息的文章,成为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且制作了所谓的不报案声明书,诱导“钱宝系”集资参与人不报案,因涉嫌寻衅滋事和妨害作证犯罪,他于3月底被仪征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近日,他接受专访,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情况。

难敌贪欲:快进快出还是栽了

据葛某说,他是2015年初接触钱宝网的,到了2016年元旦前后,正式向钱宝网投钱,而且一投就是100万元。

“刚开始投的时候,我就知道风险非常大,钱宝网这种借新还旧的模式,注定没有未来,必将走向灭亡。”葛某说,为了规避风险,他采取了快进快出的参与模式,而且平时有意识断断续续提出一些收益,减少本金,“因为我不知道钱宝到底哪天会灭亡。”

葛某说,每到年尾、春节之前,或者有重要节假日,他宁愿选择一些收益率较低的短线任务,也要把钱提出来,“因为我怕发生挤兑,然后钱宝就倒了。”

葛某说,他曾经参加过一次“雷的盛宴”,和张小雷见过一次面。但是,他对张小雷并不信任。

“钱宝网上的很多广告和签到任务,都是自我宣传。还有张小雷搞的‘雷声’、‘雷的盛宴’等,我都有意识地避开不看,因为我觉得张小雷是在通过反复宣传、不断加深印象的方式,对宝粉进行传销式的洗脑,我希望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不被他迷惑。”

即便他如此小心翼翼,结果还是栽了。

“(2017年)12月24日,”这一天葛某记的非常清楚,“是我在钱宝网的注册日,充值可以免手续费,为了贪那点钱,我选了一个10天的短线任务,又充了一百万元。”

葛某说,他的打算是,再来最后一次“快进快出”,然后就彻底告别钱宝网。他在老家仪征已经选中了一套别墅,打算于2018年元旦后,就把钱宝里的钱全部提出来,买下那套别墅。

没想到,仅仅3天之后,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消息。到此时,加上最后那笔充值,葛某在钱宝网上的本金加收益达到260万元。

葛某对最后那笔充值尤其懊恼,他说,那是“神使鬼差”,想了想又说,“还是贪欲吧。”

阻止报案:造谣传谣结果被抓

钱宝系崩盘之前,为了避免被张小雷传销式洗脑,葛某有意识地不看钱宝网的自我宣传。然而,钱宝系崩盘后,他却开始大量观看相关的视频和文件,因为他要拿这些作为证据,给“钱宝系”集资人再次洗脑,让他们相信“钱宝系”是合法的,让他们坚持不要报案。

“虽然我预料到钱宝灭亡是迟早的事,但事情真的发生后,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我不甘心。”葛某说,后来他看到网上的流言,说如果大家报了案,钱宝系就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大家的钱就会被国家没收。还有人说,只要大家一起闹,向政府施加压力,就能把张小雷弄出来,带着大家拿回钱。

“我被那些流言迷惑了,中毒太深,然后就想怎样才能让大家一起抱团‘维权’。”

随后,葛某在自己微博的简介里,添加了“参加过雷的盛宴”、“现在是钱旺集团签署了投资意向书的股东”等内容,并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发布钱宝“维权”类文章75篇,其中48篇为原创,内容多为论证“钱宝系”的“合法性”,鼓动集资人不要报案,鼓动大家抱团为张小雷洗刷“冤屈”等。

“我写的那些文章里的所谓的‘证据’,有的是网上的流言,有的是张小雷‘雷声’和‘雷的盛宴’里说的,还有的来自钱宝网上的自我宣传,我都没有考证过,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葛某说,“其实,以前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也不信的。”

葛某在他原创的《集结号已吹响,准股东们,你们在哪?》等文章中,多次采用“吉信甘油”的事例。

张小雷曾声称“吉信甘油年产量全球第一,年利润超2亿元”,后来官方证实,这家化工厂的年产量,在江苏的同类工厂中都排不上号,其年利润不到两千万。而葛某在文章里引用的都是张小雷的说法。

据葛某说,今年初,他曾去过天津两次,原本想见张小雷的父亲,结果只见到了曾是吉信甘油厂方负责人之一的张小雷的表弟杜某。关于吉信甘油的年产量和利润,杜某告诉他,官方发布的消息是准确的。然而,在葛某写的文章中,依然采信的是张小雷的说法。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宝粉。因为我害怕宝粉对钱宝真相知道的越多,选择报案的人就越多。而我希望大家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抱团‘维权’,所以,我在文章中引用的那些例子和证据,都是有利于钱宝的。很多信息我明知道是虚假的,还是故意把它们写进文章里,就是想刺激宝粉产生共鸣,让大家不信任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去报案。”

随着发布的文章越来越多,葛某在“钱宝系”集资人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微博粉丝从几百名升至近万名,文章的转发量和评论量动辄上千,他俨然成为一个“意见领袖”。

3月20日,他在微博上发布文章《釜底抽薪——我声明:我不报案!》,并制作了所谓的声明书样本,要求“钱宝系”集资人仿效,不要报案。因涉嫌妨害作证罪,他很快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被警方刑事拘留。

搞众筹:鱼龙混杂连遭骗局

葛某说,“钱宝系”崩盘后,有人在网上发起所谓的“众筹”活动。

“钱宝崩盘三个多月了,至今还有一些人相信流言中的那些阴谋论,商量一起筹钱,有的想给张小雷请律师,有的想花钱捞出张小雷。”葛某说。

因为在前期打听到确切消息,张小雷确实是自首的,而且已经为自己聘请了律师,所以对于此类“浅层次”的众筹,葛某不屑参与。他参与的是一个所谓的“法学论证”众筹活动。

“就是花钱请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论证钱宝经营模式的合法性。”葛某解释说。

因为在网上比较活跃,葛某被委任为这个众筹活动的“账务总管”,先后共有40余万众筹款打到他的账上。其间,他遭遇了多起骗局。

“先是北京的一个人,冒充央视记者,说花50万请律师,就能把张小雷捞出来,后来证实,他只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小职员。还有陕西一个人,也说要50万,通过高层关系传递上访材料。”葛某说,类似的骗局,他遇到了很多,好在都没有上当。不过确实有人上当受骗的。比如山东有一个叫“神灵”的网民,欺骗集资人为其众筹“活动经费”和“车马费”,结果钱到手后,全被他挥霍了。葛某说,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揭穿这个人。

“网上这些众筹活动,鱼龙混杂,五花八门,根本就是不靠谱的。”葛某深有感触地说。

葛某说,他们众筹到的那40多万元钱款,后来被“法学论证”的发起人、浙江一个叫“吕总”的人存放在义乌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账户里。

“本来说过完年就搞这个论证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搞,我催过几次,都没动静,现在干脆没声音了。”葛某说。

“其实现在想想,搞这些活动,根本就是徒劳。”葛某说,钱宝网是非法集资平台,大家其实心知肚明,没有什么好论证的?”

“还有张小雷,都知道他是投案自首的,我们还想着怎么把他捞出来,不是可笑么?就算捞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他要是真的能还上大家的钱,又怎么会自首呢?”葛某苦笑着说,“我们做这些,其实就是不甘心,想死马当活马医。”

当“领导”感觉真好, 结果骑虎难下

在网上大量发布“维权”文章,成为“钱宝系”集资人中的知名人士,并担任众筹活动“财务总管”,葛某成了受人追捧的“领导”。他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和身份证号等全都公布在微博上,“证明我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他说。

他在网上发布的文章,含有大量虚假信息和谣言,曾被网警警告,他把自己的文章和网警的警告一起发布在微博上,以示挑衅。“这样做可以增加我的威信。”他说。

葛某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说,“开始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被关注、被追捧的感觉,一呼百应。我可以利用这种威信和影响力,达到让大家抱团不报案的目的。而且,我还想着,以后可以利用获取的这些人脉,继续开网店赚钱。”

葛某说,慢慢的,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在写文章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求钱宝案的事实真相,然而,随着了解的真相越来越多,在网上学习的法律知识越来越多,他发现,真相和网上的小道消息完全不一样,他写的那些东西根本站不住脚。

“我知道我是错的,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我从流言的受害者,成了流言的制造者,成了钱宝和张小雷的帮凶,可我却停不下来。我不敢认错,怕影响到我的威信,怕大家不再相信我。可是,我又知道我这样错下去,越走越远,肯定会出事。我感觉骑虎难下。”

触犯法律被抓后,葛某说,他反而感觉到几分轻松,“我现在彻底放开了我的虚荣心。”葛某长叹一声,“现在想来,我哪是什么‘大哥’,分明是被网上的流言蒙蔽了,被人当枪使了。网上那些‘维权’活动的策划者,有谁是冲在最前面的?正义的事情,应该冲在最前面,违法乱纪的事情,冲在最前面,不是傻么?”

葛某说,他想对那些信任他的“钱宝系”集资人说声对不起,“我明知道是假的,错的,还要误导你们,真的很抱歉!”他也想提醒那些还在心存幻想的集资人,“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合理合法地表达诉求。多想想自己的所做所为能得到什么,要付出什么。如果付出的是自由,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呢?”

来源:@平安江苏

4月10日下午消息,台湾集成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公布2018年3月营收报告。2018年3月合并营收约为新台币1036.97亿元(约合人民币223.53亿元),较上月增加了60.4%,较去年同期增加了20.8%。累计2018年1至3月营收约为新台币2480.79亿元(约合人民币534.7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6.1%。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俄罗斯卫星网4月9日消息,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委员弗朗茨•克林采维奇向俄新社表示,美国已决定宣布俄罗斯为“邪恶帝国”。

此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指责俄罗斯和伊朗维护涉嫌在叙利亚杜马镇开展化武袭击的大马士革政府。

俄罗斯已否认叙军向杜马镇投掷氯气弹的传闻,且俄罗斯外交部称,散布叙军使用化武消息的目的在于庇护恐怖分子并使可能从外部发起的军事打击显得顺理成章。

克林采维奇称:“貌似对俄罗斯的心理信息战已升级。所有对俄罗斯的攻击,包括无理由指责俄罗斯盟友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不过是美国政策中长久反俄狂热的延续。”

克林采维奇表示,直呼俄罗斯为“邪恶帝国”,这种事情在苏联时期就发生过。他表示:“这与意识形态没有关系,这是又一次世界重构,但在当前情况下不会有任何结果。”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委员阿达利比•施哈戈舍夫谈到美国总统对俄罗斯的指控时向俄新社评论,俄罗斯在叙利亚并非保护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而是保护整个中东、欧洲国家和美国远离恐怖主义。

施哈戈舍夫说:“我们已经再三强调,俄罗斯在那里(叙利亚)保护的首要对象不是巴沙尔•阿萨德,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是保护整个中东及我们的国家利益,以及保护所有欧洲国家和美国远离国际恐怖主义。”该议员还表示,如果阿萨德不当权,叙利亚可能已经沦为恐怖主义之国。

原标题:为人“施法”驱魔致老太烧伤,温州两“神棍”涉故意伤害罪

澎湃新闻记者 张刘涛 通讯员 岳思轩

因喉咙有“咕咕”的异响,69岁的迷信老太被两名“神棍”说成“蛤蟆精附体”,并为她“火烤驱魔”,导致大面积烧伤——日前,犯罪嫌疑人叶某被温州乐清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捕,陈某被检方定罪不捕。

澎湃新闻()4月9日从检方获悉,乐清人陈某曾在北京务工,自称2017年6月得观音娘娘“托梦”,让她回老家找师父。回乡后,她与自称“十八罗汉、如来佛附体,能辨人间妖魔”的叶某相识,拜他为师,两人采用“金元宝火烤驱魔”帮人“治病”。

2017年9月,69岁的蔡阿婆告诉陈某身体不舒服。在旁的叶某打量了一下,听蔡阿婆说话时喉咙有异响,认为她“身上有蛤蟆精”,蔡阿婆马上向陈某求救。

陈某起初不愿“施法”,但架不住阿婆接连苦求,决定按叶某教她的方法“驱魔”,让叶某协助。当年9月6日,三人到祠堂“做法”,陈某、叶某点燃上千个堆成锥型的金元宝,让蔡阿婆双手前伸,呈拥抱状放在火堆上。

火渐渐旺起来,蔡阿婆双手疼痛异常,大喊“救命”并向后退。叶某、陈某将其双手拉住,放在火上,并抵住她后背,陈某劝道:“蛤蟆精烫得受不了会跑走,你要忍住!”

几分钟后,叶某宣布蛤蟆精跑了,陈某将双手、双脚、腹部、脚腕、膝盖被烧伤的蔡阿婆送回家,并称:“只要敷上香灰做的灵丹、喝香灰调的水,三天就好!”

然而,蔡阿婆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又向陈某求助。陈某、叶某看过伤口后说:“十天后会好,不能去医院,否则蛤蟆精祛除不掉!”

最终,蔡阿婆因高烧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经救治康复后才醒悟到被骗,报了警。经鉴定,蔡阿婆为轻伤二级。

原标题 美媒:保护海外利益中国将使用多样化非军事力量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4月7日文章,原题:保护海外利益,中国将使用多样化的军事、非军事力量 深入全球经济支撑了中国经济的飞速崛起。但是,随着参与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增多,风险也随之加大。

据中国当局统计,该国已有2万多家企业在海外发展业务,每年出境公民人数更是超过1亿人次。遥远国度的危险威胁着中国经济现在所依赖的市场、资源和投资。北京努力应对本国经济日益受到外部力量冲击的现实之际,专家们也在讨论解放军如何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有评论家猜测称,中国可能会打造一支类似美国那样拥有全球投送能力的远征军。也有人提出中国经济减速,本身的安全形势需求复杂,因而不可能像美国那样。此类讨论的前提往往是以美军作为远征军原型并与解放军作比较。而这样的比较并不具备参考性。

首先,美军发展远征能力是在二战后全球同盟网络的基础上,这显然是中国所不具备的。同盟关系推动和增加了对美国海外强大驻军的需求。而中国并没有这样的需求。

其次,二战后的美国有个强劲的对手苏联。在世界各地驻扎庞大军队,能够在全球进行重大作战,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对付地缘政治对手。而对中国来说,其海外利益的威胁主要是非传统的,比如恐怖主义、别国内乱和海盗。

再次,美国建立强大的远征军是在周边非常安全的时期。相比之下,中国把主要军力部署于边境附近,为的是提防与其关系不睦的邻国。随着中国经济减速、人口老龄化及对社会服务需求的增加,向海外部署更强军力的愿望很可能与其他紧要的支出项目产生矛盾。在这些现实的驱使下,中国不能像美国那样向海外派出庞大的军队,也尽量减少海外军事行动的支出。

此外,中国的政治制度、传统和地缘政治形势不同,这意味着非解放军实体会在推进国家海外安全方面发挥重要角色。例如,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要求民用实体在需要时支持国防。因此,中国保护本国海外利益的办法很可能是解放军、武警、民间承包商和中国重大资产所在东道国提供的当地安全部队的混合。国有企业也将在提供港口和基地及后勤保障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些力量许多可能承担针对性的任务,可能偶尔也会彼此配合。此类做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管控其周边威胁的方式。这种方式让北京能利用非解放军力量捍卫国家利益,从而将战争风险降至最低。

今后,美国军官可能会看到中国利用广泛的军事和非军事力量推进其安全利益。加深对中国鲜明的保护海外利益做法的了解,或许有助于美国规划者预知与中国可能会有的协作与竞争领域。(作者蒂莫西·R·希斯,向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