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世爵娱乐开户 下的文章

原标题:为人“施法”驱魔致老太烧伤,温州两“神棍”涉故意伤害罪

澎湃新闻记者 张刘涛 通讯员 岳思轩

因喉咙有“咕咕”的异响,69岁的迷信老太被两名“神棍”说成“蛤蟆精附体”,并为她“火烤驱魔”,导致大面积烧伤——日前,犯罪嫌疑人叶某被温州乐清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捕,陈某被检方定罪不捕。

澎湃新闻()4月9日从检方获悉,乐清人陈某曾在北京务工,自称2017年6月得观音娘娘“托梦”,让她回老家找师父。回乡后,她与自称“十八罗汉、如来佛附体,能辨人间妖魔”的叶某相识,拜他为师,两人采用“金元宝火烤驱魔”帮人“治病”。

2017年9月,69岁的蔡阿婆告诉陈某身体不舒服。在旁的叶某打量了一下,听蔡阿婆说话时喉咙有异响,认为她“身上有蛤蟆精”,蔡阿婆马上向陈某求救。

陈某起初不愿“施法”,但架不住阿婆接连苦求,决定按叶某教她的方法“驱魔”,让叶某协助。当年9月6日,三人到祠堂“做法”,陈某、叶某点燃上千个堆成锥型的金元宝,让蔡阿婆双手前伸,呈拥抱状放在火堆上。

火渐渐旺起来,蔡阿婆双手疼痛异常,大喊“救命”并向后退。叶某、陈某将其双手拉住,放在火上,并抵住她后背,陈某劝道:“蛤蟆精烫得受不了会跑走,你要忍住!”

几分钟后,叶某宣布蛤蟆精跑了,陈某将双手、双脚、腹部、脚腕、膝盖被烧伤的蔡阿婆送回家,并称:“只要敷上香灰做的灵丹、喝香灰调的水,三天就好!”

然而,蔡阿婆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又向陈某求助。陈某、叶某看过伤口后说:“十天后会好,不能去医院,否则蛤蟆精祛除不掉!”

最终,蔡阿婆因高烧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经救治康复后才醒悟到被骗,报了警。经鉴定,蔡阿婆为轻伤二级。

▍浙江援川干部林冬晓(右三)看望搬下高半山安置到河坝地带的羌族村民。▍浙江援川干部林冬晓(右三)看望搬下高半山安置到河坝地带的羌族村民。

原标题:今天,又一批浙江干部去四川了!干部任前公示中“援川”啥意思?

有段时间,有人在公号后台问已阅君:在任前公示中,有些干部的简历里有“援川”两字,可按时间来推断,当时还没发生汶川大地震啊。

今天上午,正好又有一批浙江干部去四川了,按照常规,他们的简历中,将来也会带上“援川”这两个字。借着这个机会,已阅君今天就来聊聊,在有些干部任前公示中,那“援川”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简历上的“援川”,有两种意思

说起“援川”,很多人会马上想到汶川大地震。当年,想必很多人一边看电视,一边流眼泪。

当时,民政部紧急下发通知:全国21个省份对口支援四川重灾县,浙江对口支援广元市青川县。浙江派出大批干部,到青川县援建。

因为这次地震影响很大,很多人至今记忆犹新,才造成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但这种“援川”,在个人简历上,有时候写得简单,可能写成“援川”、“四川援建”,有时候比较详细,简历上会写成“XX市援建青川指挥部XX”的职务。

举个例子,在公布的简历中,温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马永良就有“市援建青川指挥部指挥长”,在汶川大地震时,他的职务是绍兴市援建青川指挥部指挥长。

其实,还有一种“援川”,持续时间更久远,而且与地震无关。

这要从1996年说起,当时中央确定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关系,9个东部省市和4个计划单列市与西部10个省区开展扶贫协作。

▍1996年时确定的结对关系▍1996年时确定的结对关系

当时的规定是:北京结对内蒙古,天津结对甘肃,上海结对云南……至于浙江,正好结对的是四川。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规定,宁波和深圳、青岛、大连结对贵州。

这么多年来,因为这个原因,很多浙江干部被派到四川去,在简历上,自然也留下一笔。但这个“援川”,和地震时的援建不是同一回事。

这个“援川”,意义相当深远

今天浙江派出的这32名干部,就是后一种,他们是因为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而被派到四川去的。

这里就要聊一下浙江的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从1996年开始,浙江对口帮扶四川省,中间经历了结对关系的多次调整。

到目前,浙江共对口四川省10个市州的38个贫困县,其中2017年新增结对四川23个县。当然,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发展到现在,浙江结对的,不止四川一个省,共对口4个省78个贫困县。

这次32名挂职干部,还有先期的7名干部,将会被分配到四川38个贫困县开展工作。他们要做哪些事呢?大体来讲,是六件事:

第一件事是:聚焦精准扶贫,助力当地脱贫攻坚;第二是聚焦建档立卡贫困人群,助力当地民生改善;第三是聚焦双方优势,助力浙江和四川的产业合作,帮助建档立卡贫困人员就近就业,让产业带动就业;第四件事是聚焦双方劳务协作,既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致富,又缓解我省企业招工难问题;第五件事是帮助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干部人才队伍;第六件事促进民族团结,帮助双方交流交往交融。

所以说,他们这次去,是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这些干部,怎么选出来的?

接下来,再来聊这32名干部。

这些干部来自嘉兴、湖州、绍兴、金华、衢州、舟山、台州、丽水等8个市及省人力社保厅、省农业厅、省地税局3家省直部门,其中包括1名副厅级干部,为期3年。

这些浙江干部,都是组织上择优选拔出来的,在各单位都是骨干。

这里,已阅君可以举个以前的例子。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已阅君也到了那里,当时在广元见到了一位浙江援川干部。他叫赵长军,原来在浙江省交通厅,从2007年起,就在广元市挂职担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广元市交通局副局长,是位桥梁工程学博士。

▍2008年大地震时的浙江援川干部赵长军博士▍2008年大地震时的浙江援川干部赵长军博士

大地震时,他担任广元市交通局抗震抢险救灾总指挥部副指挥长、青川北线分指挥部副指挥长,整整一个多月,赵长军当时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后来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模范,这荣誉相当高。

在2009年,广元评出“2008感动广元”十大人物,赵长军名列其中。那是广元首次把“感动人物”的荣誉授予一名挂职干部。

再举个例子:去年8月8日,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约20公里。当时就有新闻报道,说7名温州援川干部在第一时间,就投入抗震救灾中。比如说任四川阿坝州州府副秘书长的许杰煌就带队赶赴一线,在九寨沟开展医疗救援工作。

别怪已阅君举的两个例子,都和地震有关,有句俗话:“风生水起,才知天高云淡;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毕竟在这种时候,人的表现更引人注目。

其实在平时,浙江干部默默无闻,为当地做了相当多的事。这里还可以举个例子:在四川理县,有名浙江援川干部,名叫林冬晓,在当地担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有次他外出办事,从都江堰乘大巴回理县,被一名大妈认出来了,拉着他的手,告诉车上的人们,这是帮他们村卖过苹果的县长。

聊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明白了,这简历上的“援川”两字,就算不是地震时援建,同样是一段为异乡人们造福的经历,同样是在一个人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来源: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政已阅”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印度突然召集44名驻外武官回国,只为一件事……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印度突然召回了44名驻外武官。目的为何?

《印度时报》4月8日给出答案:探索新的防务市场,推广“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

该报称,召回武官的做法,是为了踏足潜在的防务市场,并加强政府和工业界的关系。这一举动,由印度国防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牵头。

《印度时报》表示,这些以前被认为是简简单单就被派到驻外使馆的武官们,将听命于政府和工业代表。

他们将参加最新一届的国防博览会,并与公有或私有的国防工业公司联系,目的是提高印度的国防出口,而这也正是莫迪“印度制造”计划的一个方面。合乎逻辑的进展将包括:确保能够为国防出口提供新的市场。因为,印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防出口国家。

印媒透露,数月以来,印度方面已经接待了一些来自阿联酋的代表,向他们介绍了印度可以提供的武器装备。

印媒称,安排这些武官目的不仅是整合印度在国防采购方面的需求,同时也包含了国防出口。而且,可以将武官的作用最大化。

报道称,究其根本原因,是之前被韩国政府看作新再生能源的SRF,近来被冠上“环境杀手”的罪名,被看作是产生可吸入颗粒物的主要来源。韩国政府对于SRF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变化,2003年,政府出台废品回收SRF制度,SRF不仅可以处理废弃物,还可以用来发电和发热,当时被视为新概念燃料,该制度被广泛利用后,生活垃圾回收量从2003年时的1732吨增加至2015年的18.8653万吨。但是从2013年起,SRF因对环境产生污染,开始受到各方质疑,加上油价过低,SRF的价格竞争力下降,市场需求大幅缩减。韩国政府开始对SRF制度进行各种管制,不仅加强了对SRF制造企业的品质检查,还将年审查次数提高至15次不少SRF生产企业开始陷入经营困境,最终废品回收公司拒绝回收生活垃圾。

报道称,从今年1月起,中国宣布全面禁止进口废塑料后,日本、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废塑料涌入韩国。韩国环境部3日称,今年1-2月,韩国废塑料进口量为1.193万吨,同比暴增213%,相反出口量从去年同期的3.0542万吨减少至1.0625万吨,缩水了三分之二。废品回收分类企业呼吁韩国也应像中国一样,禁止进口外国废塑料。环境部对此表示,将与废品回收机构进行协商,鼓励民众使用国产可回收物品,并将扩大向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出口途径。

原标题:柬埔寨将投入逾4亿美元完成境内扫雷

中新社金边4月4日电 (记者 黄耀辉)柬埔寨地雷中心和受害人援助机构(CMAA)4日发表通告,称柬埔寨将在2018年到2025年间投入约4.06亿美元在境内约1970平方公里范围内清除战争期间遗留的地雷和未爆炸物。

该通告表示,截至2018年,柬埔寨扫雷行动已进行了26年。1992年至2017年,该机构在柬政府各相关部门以及国内外组织的帮助下,已完成境内约1680平方公里的扫雷任务。

该通告称,在1992年至2017年期间,共发现和引爆地雷超过104万枚、反坦克地雷24618枚,以及因战争遗留的未爆炸物超过271万枚。该国因地雷受害者人数也从1996年的4320人,降至2017年的58人。

该通告表示,柬王国政府将扫雷行动列入柬要实现的第9项千禧年目标,以及联合国第18项扫雷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柬埔寨是全球地雷隐患最严重的国家之一。1999年以来,中国通过举办扫雷培训班,捐资、提供扫雷器材,以及派专家赴柬实施扫雷培训等方式多次向柬埔寨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