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世爵娱乐开户注册 下的文章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魏丽娜 通讯员张大会、夏江丽)物业公司起诉业主拖欠物管费,业主要求物业公司提供上调物管费的证据,以及公摊明细。物业公司故意多次逾期提供证据,严重妨碍诉讼进程,南沙法院依法对其处以罚款5万元。

去年8月15日,因李某拖欠物业管理费及相关费用,广州市某物业公司委托律师将其诉至南沙法院。去年9月26日第一次庭审时,李某对物业公司主张按照上调后的收费标准收取物业管理费以及公摊电费、水费、污水费、垃圾费的金额均有异议,法院要求物业公司就上述主张补充提供证据,但其称暂时无法提供。

今年1月4日,该案再次开庭,物业公司仍无法提供上述证据,并请求法院给予三个工作日的举证期限。因该案是南沙法院辖区内第一起因上调物业管理费引起的纠纷,裁判结果对该小区其他业主的物业管理费收费标准均有影响,为查明物业公司的调价程序是否合法,法院酌情同意再次给予物业公司三个工作日的举证期限。

2018年1月9日,物业公司在举证期限届满之日向法院补充提供了证据,但在核对原件过程中发现其补充提供的证据并不完整,随后其又在1月16日补充提供,届时已经超出举证期限7日。之后,物业公司又分别于2018年2月1日、2月8日、2月12日再次向法院补充提供相关证据。

南沙法院认为,物业公司在起诉时,法院已经通过书面方式告知相关的诉讼权利、义务和活动规则,在其委托律师进行诉讼的前提下,更加应当清楚知悉举证规则。在第一次庭审法官已经释明需要补充提供证据的情况下,物业公司时隔三个月之久,在第二次庭审中仍不能提供,其补充提供的证据均是诉讼前已经取得的材料,不存在客观无法提供的事由,物业公司多次故意逾期提供证据,行为实属恶劣。

本案中,考虑到部分证据与案件事实相关,法院在处理案件时仍予以采纳,但为给物业公司上述无视举证规则、严重拖延诉讼进程的行为起到警示作用,应当对其进行处罚,最终对该物业公司处以罚款50000元。

 

今年年初,老贾来到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诊室内称重量达到400斤的特制体重秤都已经无法测出老贾的体重。医生建议他立即入院接受治疗。

经检查,老贾同时还有高胰岛素血症、二型糖尿病、高血压病、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等多种症状,若要进行手术减重治疗,风险非常高。

近日,老贾被推进了手术室。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疝及减重代谢外科主任吴立胜说,加以一定量的体育锻炼和饮食控制,老贾在未来两年内的体重可能会减少到200斤左右。

记者见到老贾时,他已经转回普通病房,可以下床走动了。他告诉记者,虽然还不能走太久,但是仅仅这几天,自己已经瘦了20多斤,高血压和高血糖也有明显的好转。

吴立胜介绍,目前,全世界的肥胖人口呈爆炸趋势增长,而在中国,有43.6%的人超重或者肥胖,肥胖问题已经成为全世界的一大难题。迄今为止,在肥胖症的治疗中,尤其是对于重度肥胖,胃肠减重手术的治疗效果最确切,最持久。

什么样的病友适合手术?吴立胜主任表示,减重手术主要针对于BMI指数过高的肥胖患者,以及内科治疗无效的肥胖糖尿病并伴有代谢异常的患者,并不是所有的胖友都适合该手术。由于某种遗传基因疾病、内分泌疾病导致的肥胖,由于某些药物的使用而继发的肥胖,如甲状腺功能低下、糖皮质激素长期大量的应用、肿瘤药物的使用等造成的肥胖,不宜接受手术减重;心肺功能严重障碍,手术耐受能力差,不主张进行手术治疗。(完)

4月11日晚间消息,乐视网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睿驰汽车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完全独立运营;睿驰汽车土地拍卖款项全部来源于FF战略投资者的投资,与乐视网及乐视控股体系之间的关联款项不存在任何关系。

11日,记者从浙江省公安厅获悉,近日浙江绍兴警方运用大数据侦破了一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特大跨省碰瓷诈骗案。

据介绍,案件线索来源于浙江绍兴某保险公司,其在对事故理赔数据进行统计分析时,发现上述类型的交通事故在绍兴发生了数起,于是向绍兴柯桥警方反映了这一情况。

为查明情况,民警调阅交通事故原始档案,查阅事故视频,发现事故认定并没有问题。但是民警在某一视频中发现,两车碰撞时,坐在豪车正副驾驶座上的人面色不改,甚至有说有笑。这一反常情况引发民警关注。

警方结合视频侦查,通过数据系统分析发现,涉案的9名关联人员在2013年至2018年间,共发生类似交通事故430余起。其中,2016年共有203起,是事故发生最多的一年。事故发生地浙江台州共212起,温州共130起,绍兴共10起,涉及车辆60余辆,保险公司赔付金额达400余万元。

高频率的事故发生率证实了民警的判断。绍兴柯桥警方随即对该案立案侦查,发现嫌疑人主要以台州籍为主,主要作案地点也是台州。

2月27日,专案组前往湖北、浙江台州等地先后抓获瞿某荣、孟某等8名诈骗犯罪嫌疑人,抓获专门为该团伙提供车辆维修服务的修理厂法人蒋某善和徐某华2人。根据该团伙使用的作案车辆,警方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轨迹和保险行业核查比对,成功比对了涉及3个省420余起案件。

据警方介绍,经审讯,嫌疑人交代了其从租车公司租来高档二手车,趁着在道路上行驶的厢式货车变道时故意与之发生碰撞,造成轿车侧面受损交通事故的事实。

通过交警责任认定,货车大多因变道原因而负事故的全责,嫌疑人作为无责任的第三者向货车方索赔,货车方再向其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赔。

据了解,嫌疑人驾驶的豪车往往无需大修,可以继续行驶。在制造交通事故前,嫌疑人会购买一些二手维修件或副厂件。事故发生后,他们将车开至固定的修理厂修理,修理厂对于隔三岔五来照顾生意的常客非常欢迎。嫌疑人通过从中赚取30%的差价,形成“碰-定-修”的犯罪产业链。

据介绍,目前,10名嫌疑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3月30日,经检察院批准逮捕。由于绝大多数受害人仍被蒙在鼓里,并没有报案。专案组目前还在进行对受害人的查证工作,此外,专案组还在联系受害货车司机,让受害人辨认嫌疑人以及作案用的车辆,通过相互辨认的方式实现快速核查案件。

警方提醒,碰瓷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社会影响恶劣,社会危害巨大,易造成车辆的侧翻、人员伤亡,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公民生命财产安全,公然挑衅交警执法权威,破坏诚信价值体系。警方提醒,各位司机要按照交通法规文明有序行车,不给犯罪分子有机可乘,一旦发现碰瓷,要及时报警。

原标题:网民“浪人情歌”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

@平安江苏4月9日消息,扬州市民葛某(网名“浪人情歌508”),在参与“钱宝系”集资赔得血本无归后,听信谣言,走上非法“维权”之路,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70余篇含有大量谣言和虚假信息的文章,成为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且制作了所谓的不报案声明书,诱导“钱宝系”集资参与人不报案,因涉嫌寻衅滋事和妨害作证犯罪,他于3月底被仪征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近日,他接受专访,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情况。

难敌贪欲:快进快出还是栽了

据葛某说,他是2015年初接触钱宝网的,到了2016年元旦前后,正式向钱宝网投钱,而且一投就是100万元。

“刚开始投的时候,我就知道风险非常大,钱宝网这种借新还旧的模式,注定没有未来,必将走向灭亡。”葛某说,为了规避风险,他采取了快进快出的参与模式,而且平时有意识断断续续提出一些收益,减少本金,“因为我不知道钱宝到底哪天会灭亡。”

葛某说,每到年尾、春节之前,或者有重要节假日,他宁愿选择一些收益率较低的短线任务,也要把钱提出来,“因为我怕发生挤兑,然后钱宝就倒了。”

葛某说,他曾经参加过一次“雷的盛宴”,和张小雷见过一次面。但是,他对张小雷并不信任。

“钱宝网上的很多广告和签到任务,都是自我宣传。还有张小雷搞的‘雷声’、‘雷的盛宴’等,我都有意识地避开不看,因为我觉得张小雷是在通过反复宣传、不断加深印象的方式,对宝粉进行传销式的洗脑,我希望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不被他迷惑。”

即便他如此小心翼翼,结果还是栽了。

“(2017年)12月24日,”这一天葛某记的非常清楚,“是我在钱宝网的注册日,充值可以免手续费,为了贪那点钱,我选了一个10天的短线任务,又充了一百万元。”

葛某说,他的打算是,再来最后一次“快进快出”,然后就彻底告别钱宝网。他在老家仪征已经选中了一套别墅,打算于2018年元旦后,就把钱宝里的钱全部提出来,买下那套别墅。

没想到,仅仅3天之后,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消息。到此时,加上最后那笔充值,葛某在钱宝网上的本金加收益达到260万元。

葛某对最后那笔充值尤其懊恼,他说,那是“神使鬼差”,想了想又说,“还是贪欲吧。”

阻止报案:造谣传谣结果被抓

钱宝系崩盘之前,为了避免被张小雷传销式洗脑,葛某有意识地不看钱宝网的自我宣传。然而,钱宝系崩盘后,他却开始大量观看相关的视频和文件,因为他要拿这些作为证据,给“钱宝系”集资人再次洗脑,让他们相信“钱宝系”是合法的,让他们坚持不要报案。

“虽然我预料到钱宝灭亡是迟早的事,但事情真的发生后,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我不甘心。”葛某说,后来他看到网上的流言,说如果大家报了案,钱宝系就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大家的钱就会被国家没收。还有人说,只要大家一起闹,向政府施加压力,就能把张小雷弄出来,带着大家拿回钱。

“我被那些流言迷惑了,中毒太深,然后就想怎样才能让大家一起抱团‘维权’。”

随后,葛某在自己微博的简介里,添加了“参加过雷的盛宴”、“现在是钱旺集团签署了投资意向书的股东”等内容,并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发布钱宝“维权”类文章75篇,其中48篇为原创,内容多为论证“钱宝系”的“合法性”,鼓动集资人不要报案,鼓动大家抱团为张小雷洗刷“冤屈”等。

“我写的那些文章里的所谓的‘证据’,有的是网上的流言,有的是张小雷‘雷声’和‘雷的盛宴’里说的,还有的来自钱宝网上的自我宣传,我都没有考证过,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葛某说,“其实,以前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也不信的。”

葛某在他原创的《集结号已吹响,准股东们,你们在哪?》等文章中,多次采用“吉信甘油”的事例。

张小雷曾声称“吉信甘油年产量全球第一,年利润超2亿元”,后来官方证实,这家化工厂的年产量,在江苏的同类工厂中都排不上号,其年利润不到两千万。而葛某在文章里引用的都是张小雷的说法。

据葛某说,今年初,他曾去过天津两次,原本想见张小雷的父亲,结果只见到了曾是吉信甘油厂方负责人之一的张小雷的表弟杜某。关于吉信甘油的年产量和利润,杜某告诉他,官方发布的消息是准确的。然而,在葛某写的文章中,依然采信的是张小雷的说法。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宝粉。因为我害怕宝粉对钱宝真相知道的越多,选择报案的人就越多。而我希望大家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抱团‘维权’,所以,我在文章中引用的那些例子和证据,都是有利于钱宝的。很多信息我明知道是虚假的,还是故意把它们写进文章里,就是想刺激宝粉产生共鸣,让大家不信任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去报案。”

随着发布的文章越来越多,葛某在“钱宝系”集资人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微博粉丝从几百名升至近万名,文章的转发量和评论量动辄上千,他俨然成为一个“意见领袖”。

3月20日,他在微博上发布文章《釜底抽薪——我声明:我不报案!》,并制作了所谓的声明书样本,要求“钱宝系”集资人仿效,不要报案。因涉嫌妨害作证罪,他很快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被警方刑事拘留。

搞众筹:鱼龙混杂连遭骗局

葛某说,“钱宝系”崩盘后,有人在网上发起所谓的“众筹”活动。

“钱宝崩盘三个多月了,至今还有一些人相信流言中的那些阴谋论,商量一起筹钱,有的想给张小雷请律师,有的想花钱捞出张小雷。”葛某说。

因为在前期打听到确切消息,张小雷确实是自首的,而且已经为自己聘请了律师,所以对于此类“浅层次”的众筹,葛某不屑参与。他参与的是一个所谓的“法学论证”众筹活动。

“就是花钱请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论证钱宝经营模式的合法性。”葛某解释说。

因为在网上比较活跃,葛某被委任为这个众筹活动的“账务总管”,先后共有40余万众筹款打到他的账上。其间,他遭遇了多起骗局。

“先是北京的一个人,冒充央视记者,说花50万请律师,就能把张小雷捞出来,后来证实,他只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小职员。还有陕西一个人,也说要50万,通过高层关系传递上访材料。”葛某说,类似的骗局,他遇到了很多,好在都没有上当。不过确实有人上当受骗的。比如山东有一个叫“神灵”的网民,欺骗集资人为其众筹“活动经费”和“车马费”,结果钱到手后,全被他挥霍了。葛某说,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揭穿这个人。

“网上这些众筹活动,鱼龙混杂,五花八门,根本就是不靠谱的。”葛某深有感触地说。

葛某说,他们众筹到的那40多万元钱款,后来被“法学论证”的发起人、浙江一个叫“吕总”的人存放在义乌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账户里。

“本来说过完年就搞这个论证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搞,我催过几次,都没动静,现在干脆没声音了。”葛某说。

“其实现在想想,搞这些活动,根本就是徒劳。”葛某说,钱宝网是非法集资平台,大家其实心知肚明,没有什么好论证的?”

“还有张小雷,都知道他是投案自首的,我们还想着怎么把他捞出来,不是可笑么?就算捞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他要是真的能还上大家的钱,又怎么会自首呢?”葛某苦笑着说,“我们做这些,其实就是不甘心,想死马当活马医。”

当“领导”感觉真好, 结果骑虎难下

在网上大量发布“维权”文章,成为“钱宝系”集资人中的知名人士,并担任众筹活动“财务总管”,葛某成了受人追捧的“领导”。他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和身份证号等全都公布在微博上,“证明我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他说。

他在网上发布的文章,含有大量虚假信息和谣言,曾被网警警告,他把自己的文章和网警的警告一起发布在微博上,以示挑衅。“这样做可以增加我的威信。”他说。

葛某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说,“开始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被关注、被追捧的感觉,一呼百应。我可以利用这种威信和影响力,达到让大家抱团不报案的目的。而且,我还想着,以后可以利用获取的这些人脉,继续开网店赚钱。”

葛某说,慢慢的,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在写文章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求钱宝案的事实真相,然而,随着了解的真相越来越多,在网上学习的法律知识越来越多,他发现,真相和网上的小道消息完全不一样,他写的那些东西根本站不住脚。

“我知道我是错的,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我从流言的受害者,成了流言的制造者,成了钱宝和张小雷的帮凶,可我却停不下来。我不敢认错,怕影响到我的威信,怕大家不再相信我。可是,我又知道我这样错下去,越走越远,肯定会出事。我感觉骑虎难下。”

触犯法律被抓后,葛某说,他反而感觉到几分轻松,“我现在彻底放开了我的虚荣心。”葛某长叹一声,“现在想来,我哪是什么‘大哥’,分明是被网上的流言蒙蔽了,被人当枪使了。网上那些‘维权’活动的策划者,有谁是冲在最前面的?正义的事情,应该冲在最前面,违法乱纪的事情,冲在最前面,不是傻么?”

葛某说,他想对那些信任他的“钱宝系”集资人说声对不起,“我明知道是假的,错的,还要误导你们,真的很抱歉!”他也想提醒那些还在心存幻想的集资人,“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合理合法地表达诉求。多想想自己的所做所为能得到什么,要付出什么。如果付出的是自由,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呢?”

来源:@平安江苏